成功豁免欺诈受害者的非法存在

Successful Unlawful Presence Waiver for Victim of Fraud

  • 申请人:黄女士
  • 国籍:中国人
  • 案例: I-601A 临时非法居留豁免
  • 婚姻:归化美国公民丈夫
  • 子女数量:美国公民继女
  • 挑战:
    1. 黄的移民签证在美国驻广州领事馆两次单独面谈后被拒绝。
    2. 否认是错误的,因为黄女士是欺诈的受害者。
    3. 面谈官错误地认为黄女士有欺诈行为。
    4. 我们不得不解释她是欺诈的受害者,而不是肇事者。

背景介绍

黄女士*来到 Tsang and Associates 非常需要帮助以获得I-601A 临时非法居留豁免。 没有它,黄女士将在美国遭受巨大的机会损失,将失去来美国的资格,留下她的美国公民丈夫和继女。 本案中,2011年6月29日,美国驻广州领事馆拒绝了黄女士的移民签证申请。 黄女士于 2011 年 4 月首次接受采访,并于 2011 年 6 月再次接受采访。 面试官以黄女士的丈夫通过报纸广告为黄女士找到联合保荐人为由,认定黄女士因欺诈/虚假陈述不符合资格。 该官员认为潜在联合赞助商的广告具有欺诈性。 苦恼的黄女士在她之前被拒绝的豁免申请中寻求我们的帮助。 在战略会议期间与她和她的家人坐下来后,我们能够收集证据并于 2012 年 3 月 12 日提交申请,随后在 2013 年初获得批准。

成功关键

当黄女士第一次来找我们解释她的情况时,我们有信心证明,如果黄女士被拒绝豁免并面临驱逐出境,将会产生非常可怕的后果。 首先,我们需要解释欺诈问题,以及黄女士和她的家人没有过错,而是他们自己是欺诈的受害者。

我们能够证明,黄女士是一名不法分子的受害者,该人向申请人及其丈夫提供虚假信息,以获取其服务的赔偿。 申请人及其丈夫天真地“接受”了此人的虚假陈述,申请人或其配偶都不知道陈先生之前曾赞助过其他申请人或提交了任何可能被证明是虚假或不准确的文件。 申请人只是通过付费服务满足了联合担保要求,这本身并不会使申请人不予受理。 我们能够通过协助我们的客户和她的丈夫撰写个人宣誓书来证明这一点。 通过询问申请人丈夫的同事和妻子,我们进一步帮助我们的客户获得了新的联合担保人。 我们还帮助他们准备文件。

我们还详细介绍了法律,以证明面谈人员的错误。 与支持宣誓书有关的先前法律认为赞助是一种道德义务,要求宣誓者成为家人或朋友。 然而,法律目前将赞助定义为简单的合同义务,可由任何不一定是家庭成员或密友的未婚夫履行。 由于支持宣誓书不要求潜在的联合担保人是朋友或亲属,只要担保人没有提交欺诈性文件,包括纳税申报表、就业信函和收入报表,那么担保人是否不重要被发现包含或属于付费服务。

担保人必须是美国公民或永久居民,并且必须有足够的收入来支持他或她自己的家庭以及移民和移民的随行家庭。 大多数申请美国永久居留(“绿卡”)身份的申请人都需要一位愿意代表他们签署支持宣誓书的担保人。 担保人通常是亲密的家庭成员或配偶(在任何情况下,他们可能有一些法律义务支持)。 但是,联合发起人可以是满足上述法律要求的任何一方。

极端困难:

根据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的规定,只有在我们能够证明在拒绝之后会发生极端困难的情况下,豁免才会被批准。 尽管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没有明确定义极端困难,但一些感兴趣的因素包括在该国家/地区的合法永久居民或美国公民配偶或父母的存在、符合条件的亲属在美国以外的家庭关系、所在国家或地区的条件符合条件的亲属将搬迁并扩大符合条件的亲属在这些国家的关系,离开这个国家的经济影响,以及重大的健康状况。

我们表明,如果黄女士的申请不被批准,她与余先生的婚姻将导致解除。 我们在为他们起草的宣誓书中写道,自 2011 年 6 月否认以来,于先生和黄女士一直在谈论这种毁灭性的可能性,而这个特定家庭唯一可用的选择将导致婚姻解体。 余先生很可能无法返回中国,因为他可能无法满足中国公民身份的要求,因为他已经放弃了中国公民身份并通过先前的庇护申请获得了美国公民身份。 根据中国法律规定,曾持有中国国籍的外国人可以申请恢复中国国籍,但必须有正当理由,不得保留外国国籍。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能够证明余先生的请求可能不会被视为有“正当”理由,因为他是根据庇护申请离开中国的——这一条件不会产生任何宽大处理或来自中国政府的善意。 此外,他将遭受最严重的苦难——不得不放弃他的美国公民身份。

我们还证明,如果不给予豁免,余先生的女儿将被迫放弃其合法的永久居民身份并离开美国。 女儿是一名有抱负的舞者,她正在寻求在美国进一步发展她的事业。 她没有经济能力在美国养活自己,如果余先生被迫返回中国,她将不得不放弃她的学业和在美国的梦想。 万一余先生被迫辞去工作,停止赚钱能力,他将别无选择,只能停止资助和为女儿的教育、生活费和梦想做贡献。 再者,即使他不回国,余先生的女儿因与母亲被撕毁而产生的抑郁情绪,也会随着随后的双亲离婚而加剧。 任何本来可以用来帮助他女儿的剩余收入都需要用于尝试在中国(如果可能)或第三国与申请人的配偶会面,用完他们所有的最低可支配收入。

因此,我们确定黄女士可能离开美国的每一个后果都会给她的直系亲属和大家庭带来重大而极端的困难。 我们证明这会导致毁灭性的问题,并给她的家人带来情感上的痛苦和经济上的痛苦。 最终,我们证明了黄女士的社会、经济和家庭纽带实在是太牢固了,无法分开;如果它们坏了,肯定会给家人带来极大的困难。

案件成果

我们于 2012 年 3 月提交申请,并于 2012 年 6 月获得批准,无需任何证据要求。 我们的客户非常感激,因为她可以继续与家人一起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为保护客户隐私,客户姓名为化名。

原创内容

这是我们的原创内容,基于我们真实的客户及其独特的故事。 请注意,我们的许多文章和成功案例已被他人复制。 如果您正在寻求专业的法律服务,我们强烈建议您直接向律师询问有关如何赢得此案以及所涉及的关键策略的详细信息。 我们很乐意与您分享我们如何为他人做到这一点,以及我们如何与您一起创造一个新的成功故事。